本命成宫宽贵&山田凉介&约翰尼德普&小罗伯特唐尼。本命cp高金(漫画动画真人三版设定都喜欢··不过越来越偏向真人) 梦绮 ZR 可逆不拆 执着地写正剧风的文,深爱暧昧的感觉,喜欢双主役和群像戏,不开车不开船不开诺亚方舟,我会加油的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Mr.柠檬塔

无比赞同!!!!!!!!!

欲雨袭风破晓时:

同人作品中,总强调作者的写作权利,不妥。
谁给了作者权利,来贬低、扭曲、崩坏一个不属于她的角色?

这个角色不属于她,她没权利作践角色,请管好自己的笔,同人是戴着镣铐跳舞,非要解了镣铐才能跳好——还是作者没能耐。
尊重角色,从我做起(。)

还是那句话,“喜欢是放纵,爱是克制。”不适合的梗和au酌情使用,写同人要有节制和底线

金田一少年事件簿N之魔镜

第二十九章

看到金田一一追出来,男人像是受到惊吓一般拔腿就跑,手中的灯被他大幅度的动作晃得咔咔直响,光线也剧烈地摇晃着,把他的影子带动得不断变换。

这个行为实在很危险,金田一一完全不知道森林的哪些地方布有陷阱,幸好这个男人看上去慌慌张张却很熟悉道路,跟着他走倒是一路安全,除了湿滑的地面踩上去很不舒服外没有什么特别的困扰。

金田一一比男人的速度快,在这种安全下一点一点地拉近了距离。男人也意识到了情况危急,后知后觉般地想起了什么,直接把手中的灯给关上了。

迷雾立刻从四面八方涌来,一部分黑暗也压了过来,金田一一手中的灯完全无法穿透浓烈的雾气,男人趁机钻入这份浓烈中,失去了踪影,同时迫使金田一...

金田一少年事件簿N之魔镜

刚才一直网络出错发不出去擦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
第二十八章

常磐松叶眼睛一转,根据杜若安娜的话迅速做出推测。

“难道是落合缥和落合狐吗?身形同样瘦高,又是短发,分别穿着看上去很朴素的蓝色和服和黄色的和服——不就是缥色和狐色吗?”他对杜若安娜说,“你再仔细回忆一下,这两件和服是不是缥色和狐色?”

“刚才那种情况下怎么可能会在意这些细节?”杜若安娜语气不善地尖叫。

“蓝色和黄色也有深浅的分别,这方面你总是应该知道吧?”常磐松叶坚持不懈地问,“镜子门上没有任何破坏的痕迹,这两个男人肯定是有机会得到钥匙的人。落合缥和落合狐总是在明...

金田一少年事件簿N之魔镜

第二十七章

安静了一个白天,几乎所有人都躲在自己的房间里,午饭和晚饭就连高远遥一都没有出现,金田一一独自坐在那么大的一张餐桌上显得莫名安静。

这份安静就像暴风雨要袭来的感觉,越是平静越是寂静越是让人不安。

离开餐厅,金田一一特地绕了一大圈去看四道镜子门,每一道都紧紧地闭着。他在四周搜寻了一圈,根本找不到可以通过的方法。

拿起从储藏室里得到的游戏卡牌和信,仔仔细细又开始研究。天色完全沉下来后他看了看时间,还是十分担忧杜若安娜,特殊门的事情在他脑海里不断地宣示存在感,于是干脆打开了房门,让自己尽量能在第一时间听到任何的响动。

依靠游戏支撑了几个小时,金田一一觉得自己的眼皮一直在打架,最后...

金田一少年事件簿N之魔镜

第二十六章

金田一一看着高远遥一消失的身影,站在原地出神,一种怪异的情绪在心中酸涩地盘旋,满脑子都是他一步一步退入黑暗的模样。

这一步一步透着坚决,击打的节奏也很坚定,看上去他依旧选择了黑暗的一边,可是金田一一全程没有在他脸上看到任何愉悦的表情。在他的眼底,出现点点的光芒,像是在蔷薇十字馆的花园里,金田一一从高远遥一眼中看到的东西。

放下那封信,金田一一终于忍不住追了出去。

高远遥一已经关上房门,金田一一觉得自己也不知道继续说点什么好,犹豫之中他看到杜若安娜西侧楼梯上来。她没有继续用黑纱遮挡脸庞,却还是穿着黑裙子,手中拿着一个鼓鼓的手提包,顺着走廊走向东侧。

“安娜小姐,你这是去哪里...

金田一少年事件簿N之魔镜

第二十五章

也不适合继续在走廊上继续讨论下去,金田一一拧开自己房间的门把手,走进去先把水晶吊灯打开,高远遥一跟在他的身后,反手谨慎地把门关上。

不知道是为了保持玉置佐都的特色,还是觉得和整座馆的风格比较搭配,所有的灯都是烛火一般的颜色。房间内的灯光虽然比走廊上的亮,但是就算墙壁上的镜子折射出的反光,能够照亮的范围也不是特别大,房间三分之一的面积都拢在阴影里。

金田一一和高远遥一朝着书桌走去,镜子里的他们仿佛闪着光晕的影子,一路带出影影绰绰的梦幻。

书桌上的台灯好歹还能增加一些光线,金田一一先检查自己的那一份,从盒子里抖出了一叠的卡片,卡片却不是扑克牌,而是游戏卡片,每一张都绘有极其精美...

今天要发的章节没写多少····第三十章写了一堆擦······又是一个没救的一天_(:з」∠)_=3333333333

金田一少年事件簿N之魔镜

第二十四章

这根本就是在赶他们走,同时也让金田一一和高远遥一觉得这里也许藏着什么。

两个人的目光在空气中接触交汇,又不留痕迹地移回到琉璃和琥珀身上。

金田一一向前一步,却不是顺着她们的态度离开储藏室,而是装作没有看到她们动作的样子,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。

“我们不能留在这里继续到处看看吗?佐都先生的东西好像很有趣呢。”他的五官舒展出满满的朝气,看上去就是一个充满好奇的少年而已,语调也显得随性,“听说他很喜欢各种密码谜题什么的,我对这些很感兴趣。”

琉璃和琥珀定定地看着他,手放下了,涂着粉色唇膏的嘴抿着不说话。金田一一笑得更加灿烂,露出了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。

“就让我们留在这里吧,不...

金田一少年事件簿N之魔镜

第二十三章

所有人以为涂抹错了颜色,

并没有,

这是早就选定的一抹,

从她踏入森林开始,

注定为艺术品点缀增色,

看铃木朱莉的血液,

和常磐柳染的一样漂亮。

宝藏的声音叮叮作响,

打开宝藏,里面的珍珠宝玉是不是都在闪光?

落合缥絮絮叨叨地抱怨拥挤,却很快无可奈何地放弃。

“你说那个家族印记究竟是什么?真的是四片花瓣的花朵?”

“也许是变形的四叶草。”落合狐把落下的发丝向上抹去,漫不经心地回应,“或者还真的是某种糕点。”

“说不定是人脸。”常磐柳染拿着酒杯,为里面的禾杆黄色液体加上冰块。

“我觉得像蜻蜓。”铃木朱莉看来还不适应这里,无措地坐在窗口前,加入话题来让自己融...

金田一少年事件簿N之魔镜

第二十二章

说完,琉璃拿出手机,点了几下递到他们的面前。金田一一和高远遥一看着她的手机屏幕,原来她把当时的场景拍了下来。

拍摄的角度很好,照片也十分清晰。他们看到门厅的地面上放着一面镜子,镜子上有着两具小小的尸体,雪白的身体沾满了鲜血,身侧摆满了宠物用的玩具。

它们的前肢也像常磐柳染和杜若安妮一样被钉在镜子上,红色的颜料涂抹出展开的蝴蝶翅膀,镜框下面也有一张写着米兰达的白卡纸。

琉璃稍稍移开视线,根本不忍心去看尸体的照片,眼皮下垂移到侧下。

“它们也用颜色做名字,一只叫做小豆,一只叫做肉桂。我觉得这有可能和邪教扯上关系,就拍下来寻求同样擅长占卜的朋友们的帮助,可是没有人认出是属于哪种...

© Mr.柠檬塔 | Powered by LOFTER